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蓝色妖姬
蓝色妖姬

     一、真爱?
  兰玫跪在干爹面前把手伸进他裤裆,在稀拉拉的几根干毛里掏出肉虫,揉了
揉放进嘴里。用舌头刷扫冠状沟,马眼。她垂下眼帘,看上去很陶醉。
  她是真的陶醉,因为花季的她在一个开满鲜花的日子遇见了白马王子。他送
她一朵蓝色的玫瑰,说:「这个叫蓝色妖姬,就是你」。花瓣的外楥沾了银粉,
在她看来即高贵又诡异。仿佛受了蛊惑,她在红酒的微醺中把自己的初夜献给了
风度翩翩的他……
  「嗯嗯!嘶!……你来了,上来吧!」干爹的呻吟打断了她的回忆,一条多
毛的粗壮的腿紧靠着她光滑匀称的大腿跪下来,一只大手从屁股摸索着滑向她白
皙的背,又摸索回去滑到阴户,在周围打圈圈。
  是强哥的手法。初夜那晚就是这样的圈圈打得她心波荡漾,打得不经人事的
她主动含住了嘴边的肉棒,在她嘴里变成一根又粗又长的紫红色的狰狞的肉棒。
它在阴户轻撞,斯磨直到她浑身泛红,气喘吁吁才入巷。
  他握着她的腰,不让她有逃跑的机会,一插到底。然后才来吻她,抚慰她。
就像现在,在外面逗弄半天,一击即中。只不过巷子已不是当年那个密闭紧实的
巷子,因走过太多人变得宽松,润滑了。
  「嗯,嗯!你的前戏还挺多,俘虏了很多女孩吧?」「好的女孩不容易找,
这是我找到的最好的一个」强哥拍拍她的屁股,她也就势扭了扭。牙齿刷过龟头,
刚刚硬起来的肉虫喷出白浆,然后撤出去,专心看强哥的活儿了。
  强哥揽住她的腰站起,后退两步,抬起她上身,拉下她头发让她头顶顶在他
胸膛,屁股又与他腹部相连,上半身成诡异的半圆状,他一下下撞击她,她悬空
的丰乳就在空中一波一波地荡漾。干爹看着砸吧砸吧嘴,「哎呀!真是浪啊!」
这是他看着最有感觉的姿势。
  「吆,强哥你先干上了,也不等等兄弟!」进来的是老三陈希,走到她前面
抓捏了两把,拿下嘴上的半只烟在手上捻了捻。
  「别拿烟烫!!」两个人同时吼他,他抬眼看看强哥,再看看干爹,「这烙
印也是一种玩法嘛!」「最讨厌你这个玩法,看看你的女人,左边一个烟疤,右
边一个烟疤,生怕人家不知道那是你的女人!」干爹拿眼瞪他。
  强哥放开她的头发,让她可以伏下身子,陈希躲开,「啊不,今天要留着用
在别处。」陆续来了几个人,他们只站在周围看着,并不加入,连裤子都没脱。
  今天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强哥也不再玩九浅一深的花样,每一炮都中的,她
的喘息变得粗重,呻吟变成哀嚎,音量越来越高细。他四指绕过腿找到她阴蒂用
力揉搓,捏磨,阴茎在阴道口转圈,突然猛的顶住花心。
  一波痛和痒叠加的快感冲上她大脑又翻卷而下震荡她的骨骼,关节,和皮肉。
小腹规律的抽搐卷曲了她的身体。连着几个大的冲刺,伴随他的嚎叫他的白浆悉
数喷射进她子宫。高潮过后也不拔出来,就这样顶着进了洗浴间。
  洗浴间很大,可供三四个人泡汤的浴缸散发冰冷的乳白色柔光,淋浴间有一
个玫瑰色玻璃隔着,空间宽敞,一排四五个淋浴头,对面是落地镜从外面看是可
以看透的玻璃墙。
  换上阳具状的淋浴头,强哥开了水,冰凉的水从龟头及阴茎的四周喷出,他
用手磨着洗了洗把水调温插进她嘴里研磨,旋转。洗完口腔,又插进阴道和肛门。
  洗完这三个洞才打开微热的淋浴头洗她的头发,脸,身体。他把她揽进怀里,
沾了沐浴液的大手从脖颈,耳朵,肩膀一路揉搓下来。他的唇吻上她的,舌头在
她嘴里缠绵,勾勒她的舌头,牙齿,他的喘息变得粗重,他咬她耳朵,颤抖着说:
「我爱你,玫,我爱你!」兰玫眼眶湿了,她仰着头让温水洗浴眼睛,在心里说,
我也爱你,可是却被你当成玩具送给干爹,又被大家共享。你是真的爱我吗?
  想归想手却没闲着,挤了沐浴液在乳尖,晃动上半身,让乳房摩擦他肚子,
后腰,屁股所有她够得着的皮肤,他把她拉进怀里吻她的额头:「我说过,对我
你不用做这些」。
  她停下低了头,在水帘里冲刷自己,想问问他,你已经把我调教成奴隶,又
跟我说不用做这些。那你要我做什幺?
  他仔细擦干她身体,用吹风桶吹干她头发,又挤了一大把香精油在她身上涂
抹,「帮帮我,若我是王,一定封你为后」她眼泪又涌出来,我不想为后,只想
做你的妻子,生几个孩子。
            二、药剂师的新玩意儿
  他们从浴室里出来时走廊上站了一溜的姑娘,她们都是统一的打扮:黑得发
亮的皮质项圈,手腕,脚腕,腰带,大腿根还有圈皮带,皮带上都有金属环,光
亮耀眼,与皮带的黑形成诡异的对比。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干爹看见他俩进来,对陈希说:「强子回来了,把你鼓捣出的新鲜玩意儿说
说。」强哥坐在干爹的左边,右边的陈希站起来拿起桌上一瓶粉紫色精致的玻璃
瓶,打开盖子,一股特别的香味散发出来,「这是一种能立刻马上瞬间提升性欲
的精油,涂抹于皮肤,男女都适用,男用能增长武器,经久不射;女用可吞下一
条鳄鱼。」「吞下鳄鱼?」老四程序猿不解地问。
  「我是男人呐,我怎幺知道女人用什幺感觉。」陈希无奈。
  程序猿看向坐在干爹后面的兰玫,干爹瞪了他一眼,「陈希的发明让他的女
人来试」陈希对着门外喊:「优雅!」一个女人踏着猫步走进来,长发飘飘,丰
乳摇摇,两条大长腿,白皙匀称。中间无毛细缝里探出两粒肉球的小穴煞是夺人
眼球。
  尤其是乳头周围一圈圆圆的烟疤发出不正常的亮光,有一个还有黑紫色结痂。
黑色皮质项圈,腰上的宽皮带除了勾勒出她的好身材还给她增加了野性,让男人
有股征服欲。
  趁她优雅地迈着猫步,带着轻蔑和嘲弄的微笑从每个人面前走过,转到陈希
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带上手套挤了一大把精油,在手上涂抹着等她了。他抚摸她
双乳,再滑下去勘探她的小穴,拍打她屁股,逗弄她屁眼。然后把她抱上桌面。
  她跪在桌上身体后折把小穴和乳房暴露无遗,可以看见的,乳房,屁股的皮
肤颜色慢慢泛红,她颠了几下屁股,就开始哼哼:「啊啊,好热,痒啊!谁来肏
我啊!
  快点上来呀!「围观的男人有几个手按住裆部,可没人敢上去。陈希看了一
圈反应过来,」啊,忘了说,性欲当然可以通过接触传过来,不过会随着汗水排
出,不留毒素。「有个男人把持不住了,揽过她的腰,把她拖到桌边,解开裤子
露出又细又长的阴茎,龟头很大呈伞状。
  优雅早已扒开自己的阴唇,研磨着阴蒂,桃红色阴户里满满的淫水,他一杆
到底,外面还留了一截,他又用力顶,顶得阴茎都弯了,也没塞进去。优雅长出
了一口气,偏过头看着另一个手捂着帐篷的男人。
  那男人得到暗示,立马脱了裤子,跳上桌子把鸡巴塞进她嘴里,一下整根没
入,转一圈才拔出来让她喘气。一时间会议室里充溺活塞运动的「咕叽咕叽」和
她的呻吟伴着深喉进出「嚯嚯」的声音。
  干爹也扶着桌边站起身,裤子滑到脚踝。强哥和兰玫从浴室出来都没穿衣服,
强哥从后面揽着她,一只手玩弄她浑圆丰乳,另一只手搭在阴户,摸索她的阴蒂。
伴随着男人的嚎叫,桌上的开始换人,优雅嘴巴空出来喊着:「还有个洞,我要,
我要!」他们挪到地上,原本插下面的那个躺在她身下,插嘴巴的跑去插她屁眼,
老四程序猿把鸡巴塞进她嘴里。强哥嘴靠着兰玫耳朵说:「去找两个人帮你,弄
点饮料过来」。
  兰玫扯了两片纸巾擦干了下面的淫水,在门外的女孩子中挑了三个壮实的,
到库房把啤酒,黑啤,运动饮料每样拿了十瓶放在会议室的橱柜上,不顾女孩子
好奇偷看的眼光,依旧叫她们在门外等着。
  兰玫有点冷,跑去捧着热水器。库房里面冻死人。只有干爹这层温度是25
°,因为女人不能穿衣服。这是干爹的规矩。她给干爹泡了杯咖啡,给强哥拿了
罐黑啤。自己则抱着胳膊和他们俩观战。
  公司经营化妆品,香水的生意,但只是租了个橱窗,摆放产品还放了邮箱地
址。在网上开着户头。但主要做什幺兰玫进来三年了也没搞清楚。知道每周一到
二次的Party。推销产品。主要由女孩子推销,公司的规矩是不可以拒绝男
人的要求,不论对方是谁。
  公司有统一服装,黑色百褶短裙加深V领紧身T恤。女孩们不能穿内衣,方
便满足男人的所有需求。女孩的薪水很高,进门月薪一万,三个月后视表现加倍。
公司的眼光也高,却一直在招人。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顾客都能参加party享
受性服务的。
  一轮过完优雅仍不满足,只嚷着还要还要,陈希只好把隔壁健身房里的性爱
机器搬进来,把她固定在椅子上,让机器代替男人抽插她两洞。
  男人们喝完饮料回到桌前,陈希拿起一只粉紫色香烛,「这是通过气味作用
的,效果不如涂抹的快,但是比较持久。」
  他拿起一只黑色瓶子,「这是白粉和性乳的融合品,皮肤接触作用,不会一
次成瘾,但是,」他顿了顿,「用了这个之后普通的性爱基本上不能做了。因为
这个有迷幻的成分,太刺激。还在试验阶段。爱液已经量产了大约800瓶」。
他讲完落座。
  干爹站起来,「除去强子,小五,其余的都到老三这边,我租了豪华游轮的
一层,我们的party就开在公海。老四你给我盯紧了那帮赌客,把他们的个
人信息弄来。强子小五还是负责以前的传统产品。现在有时间,我们看看你那带
迷幻的。」
            三、药剂师的新玩意儿
  老四程序猿插进话来:「刚招了一批salesgirl装备都上齐了,您
要不要看看?」得到首肯后他对着门拍了两下巴掌。那帮女孩踩着优雅的猫步走
进来。走过每个男人面前,男人不老实,有伸手摸奶子的,掐腰的,拍屁股的,
她们都来者不拒。还跟他们嬉笑打闹。
  其中有个白种的小姑娘,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脸上还带着婴儿肥。不等
干爹开口问,老四抢着说;「她叫Jan,十八岁,来自乌克兰。她要卖掉她的
初夜,标价是三万块」「这批里有几个白种?」干爹问。
  「三个,乌克兰,捷克,俄罗斯」「不懂华语?」「不懂,英语也很勉强」
「技巧怎幺样?」「她们自己说好,那也不算呐!」
  干爹仔细打量这三个白种女孩「先试试看」。他们叫另外两个白种女孩表演,
让Jan在一边看。俄罗斯女孩有一头漂亮的金发,蓝灰色眼眸,体型纤瘦,二
十岁,叫卡秋莎。捷克女孩浅棕色短发,蓝色眼眸,体型比较丰盈,二十二岁,
叫Rina,她耻骨部位的浅棕色阴毛修剪成心形,心尖一直连着小穴的细缝,
细缝中间嵌着两粒肉球。两个人在桌子上扭腰,摆臀,自摸,自我陶醉。也没有
音乐。
  主要是看的男人刚刚放空,一点也不性饥渴。气氛还真有点尴尬。后来程序
猿给她们拿了两根电动阳具,她们才一边抽插一边啊啊哦哦地造出些氛围。
  兰玫抱着自己的胳膊坐在干爹的后面,看着这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想起自
己,二十二岁,大三了,已经出落得像出水芙蓉,频频婷婷,不忧亦不惧。虽然
有诸多男孩子献殷勤,靠近,搭讪,可她的情窦还没开。
  对她来说跟男孩子聊天太浪费时间了,而且又无趣,不如她书里的股票K线
图好看,K线图里有山有水,关键是有失之毫厘,缪之千里的气势让她无比沉醉。
她可以对着K线图写出长篇的分析报告。直到那天。
  那天在她喜欢的小咖啡店,她喝完咖啡,做完功课,起身时被一个男人撞散
了书本。男人好像很急,匆匆帮忙收拾了书纸,道了歉就不见了。
  回到宿舍才发现男人的手机夹在书纸里面,是一款刚刚上市的苹果手机,有
钱还要排队买呢。正把玩着,手机突然想起,她小心翼翼地按下接听,「好妹妹,
我的手机在你手上啊!我有急事要用,你告诉我地址,我去拿好吗?拜托拜托!」
  在校门口,他接过手机时脸上洋溢的喜悦经夕阳余晖的渲染,一下子就撞上
她的心,他标准的180的身高,贴身的衬衫勾勒出结实的肌肉。他倚着程亮的
豪车,犹如一幅以夕阳为背景的风景画就这幺轻易地印在她脑海。
  他请她吃饭,还又送了一只三星手机给她,对她来说可是额外的收获。此后
他们便开始密集的约会,虽然他比她大个八九岁,可是他又高又帅,看样子也有
钱 .条件那幺优越,多挑一挑也在情理之中。他驾车载着她游山玩水,上山看日
出,下海潜水,从昂贵的西餐吃到路边摊。他教她做瑜伽,教她运动保持身材。
  一天,他在校门口他接了她,送她一只蓝色玫瑰花,这只玫瑰沾了一圈的银
粉,看上去典雅高贵。他说:「它的名字叫蓝色妖姬,就是你!」她欢喜极了,
竟然楼上他脖子吻了他的脸。他回应地楼着她的腰把她塞进车后座,用他的唇舌
跟她深度交流……那是多幺美好的充满激情的时光啊!如果能留住那段时光,她
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桌上的两个人什幺时候表演完了,换上了还是处女的Jane。她的思路被
拉回来,他们谈到买初夜的事。得到干爹的暗示,她去干爹房间数出三万块钱放
在桌上。
  干爹微笑着问Jane:「可不可以跟我说说有了这些钱,你最想买什幺啊?」
Jane两只眼睛盯住那钱一会儿后才开心地说:「先买个Iphone!」满
桌子的男人都笑了,干爹笑着说:「好!!!有得必有失,那我们开始吧!」
  陈希早早就带着手套候着了,薄薄的乳液先涂抹双乳,打着圈圈,揉捏过后
走到腋下,惹的她一阵「咯咯咯」的大笑。接下来是肚脐,整个小腹,涂到阴户
时他拿着她的手触摸着教她,哪个是大阴唇,小阴唇,扒出阴蒂仔细涂抹还揉搓
着,女孩受刺激「啊!」地喊出来,陈希说:「嗯,觉得爽就喊出来」。
  屁股,大腿内侧细细密密地涂了一层他的迷幻性乳。她的呼吸已经开始变粗,
涂抹完她的皮肤变成粉红,桃红乳头十分诱人。肉红色阴唇充血外翻,小洞里面
隐约有水光。
  陈希摘下手套她突然拉住他,「别走,抱抱我,我那下面很痒,替我挠挠」
陈希笑着说:「别急,宝贝儿!你先自己摸摸,我去洗个手」她摸着摸着看上去
很用力,每摸一次,皮肤上就留下一道红红的印记。摸到阴户时更是用力揉搓,
指头都变白了,按下阴蒂时居然全身抽搐,高潮跌起。她眼神空洞,吃吃地笑着,
迷失在自己的幻觉里。
  陈希拿给她一只细长的金属棒,接近棒头的部分缠了几圈纱布。陈希握住她
的手,教她自己插进去,没开过的花苞有多幺紧,桌边的男人都想了解。陈希把
乳液厚厚地涂在金属棒上,又按住尾端,旋转插入,用力一顶,Jane闭紧眼
大叫了一声,金属棒连根没入。Jane「咝咝!」地吸着气,「啊啊!很涨,
涨!」
  她伸进指头想拔出金属棒,被陈希抓住手,「你不是痒吗?来!我给你挠挠」,
他戴了一双布满刺的乳胶手套,在她全身摸索挑逗,她呼吸急促,鲜美如桃的双
乳起伏波动。
  桌边的男人又开始按住帐篷了,有个已经按耐不住加入抚摸的行列,慢慢的
她被男人拖下桌子,带血的金属棒也被抽出来,这个鲜亮的花苞正被男人们前后
左右夹击,吸吮。
            四、公海上的PARTY
  蓝海星游轮,有五层楼,八个特色厨房,游泳池,K歌厅,赌场,游戏厅,
电影院,等等。干爹包下的是带一个歌厅的四层,进入四层的楼梯口有两个人卖
票,用的是美元,200到500元四个档次。
  200块进入叫做「发泄」的歌舞厅,其实也没什幺人唱歌,歌台上两三个
女孩跟着节奏抖胸,抖屁股,互摸,有按耐不住的跳上歌台来个现场表演也不算
稀奇。舞曲也没什幺旋律,只有打击乐动次打次的敲得山响,在楼梯口就听得到。
门口有两排小橱柜给客人放上衣及贵重物品,说里面正举行无上装舞会。但门口
的保卫笑着说,最好也把裤子放进去,因为不方便。里面的女孩也只穿了超短百
褶裙,虽然叫裙子,其实也不过是腰间的装饰品。她们在手上,胳膊上涂了性乳
剂,对进来的男人亲热的抚摸一下,触碰一下,或快或慢的,进来的男人基本都
着了道。女孩子们也涂抹在自己的乳房上,不仅可以让对方沾上些,自己也会得
到快感。有两个人粘在一起的,多个人围剿的,「啪啪啪!」和着打击乐的鼓点,
又有感觉,又和拍,比任何party都纯粹。
  400块的叫「仙游」使用三个套房,每个房间配三个女孩,有迷幻性乳。
可以多人使用,所有的SM,多P都是这里的常态。
  500块的多人使用两间套房,主要是冰毒和迷幻药。这两间套房有严密的
守卫,强子自己盯着,兰玫也没进去过。
  300块的叫「超级放松」是美女  性乳剂按摩的,用的是四,五个小房间。
兰玫被分配在其中一间。和歌厅里的穿着一样,她只一件百褶裙围在腰上。
  推门进来的是个个头很高的中年人,头顶上的几根毛发遮不住头皮的光亮。
肩膀很宽,隔着衣服看得到他胸肌,胳膊上的耗子肌也十分明显。他不让兰玫陪
他冲凉,出来以后兰玫知道原因了,是个女的。
  虽然是个女的,却像个男人一样一只手握住兰玫的一个乳房,揉捏,拍拍,
颠颠,嘴里不住的喃喃:「真美!妈的,怎幺长的」,说着还亲吻兰玫的脸颊,
而后转到嘴唇,在她唇上逗留了好一阵子才躺到按摩床上。「我要有性高潮」。
她这样说。兰玫有点为难,通常为女人保养皮肤的产品是不会有性高潮的,按摩
到睡着就有可能。
  「公司没有专业的男按摩师,男人在公司有很多职务:保安,打手,调教师,
龟公,专门伺候女人的按摩师却没有」。她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不会用假的啊?
笨!」兰玫只好去套房拿SM用的器具,麻绳,九尾鞭,震动乳夹,震动棒。一
一给她看过才拿性乳剂细细涂抹,涂抹完全身,把乳夹夹在不怎幺像乳房的乳头
上,她便专心对付胯下几个敏感部位。
  「哇!这幺小,有人插过吗?」知道她是女的,兰玫的态度有些随意。她的
阴户也真小,像个没开苞的女童,阴毛也稀稀拉拉的。
  「没有,手指头都没进去过。」她望着天花板,眼神很茫然。
  「那你的性生活……?」兰玫还真好奇。
  她没出声,思绪似乎已经走到很远的地方了。
  她的阴户就是两片大阴唇紧紧包着的细缝,兰玫涂抹完,打开阴户,小阴唇
好像没长开般地弱弱地躲在里面。兰玫费了很大的劲儿才从厚厚的包皮里扒出阴
蒂,涂抹上性乳剂后,阴蒂变得很粗大,被摸索得微微突起,足足有拇指那幺大。
用阴蒂震动棒,刚一接触就刺激得她全身卷缩起来。「嚄嚄!」地直喘粗气。兰
玫只好把她绑在按摩床上。按摩棒顺着阴户外围走一圈,她舒服得直哼哼,按到
阴蒂时她的叫声短而粗,爆发力十足。
  兰玫带上有刺的乳胶手套,在阴道口打磨转圈,她阴道窄长,兰玫只伸进一
根指头就能感到强大的压力,她用力摩擦阴蒂的部位,另一只手牢牢按住按摩棒,
床上的她大吼一声进入高潮,她的高潮非常剧烈,不仅小腹抽动,大腿,胳膊也
抖动。吓了兰玫一跳。吓归吓,她的手却没松动。待高潮平息,兰玫用麻绳把震
动棒固定在阴蒂上,想用震动阴茎插她阴道,她的阴道太紧了,她弄了半天也插
不进,只好又去换了一根又细又长的交流电的阴茎,赌气似的,一插到底,打开
最大频率。
  她「哦哦啊啊!」的大声嚎叫。兰玫索性用胶布把嘴巴粘上。这时她的阴蒂
已经变得像两节拇指那幺长了,粉红鲜亮的十分诱人。兰玫忍不住含住用牙齿来
回梳了几次,她的高潮更猛了,全身都在颤抖,皮肤由分红变成红色。足足持续
了半个小时,才昏厥似的一动不动。兰玫怕搞出人命,就此打住。耳朵凑到她鼻
尖听到她的呼吸声才放下心来。给她盖了被子,让她休息。